• 热巴窦骁携手演绎经典神话 2019-09-20
  • 主持人资料库——徐滔 2019-09-20
  • 不是“不尊重公投”,而是不尊重人类社会发展规律就是不尊重人类。 2019-09-18
  • 三尺灶台写光华——记河南洛阳李宝泽 2019-09-18
  • 探索一带一路建设与中国海外产业园区发展路径 ——凤凰网房产北京 2019-09-17
  • 广安华蓥山区山水林田湖草生态保护修复项目科学有序规范高效推进 2019-09-14
  • 广西都安:微型客车隧道失控后被追尾 2019-09-13
  • 新发现:墨西哥发现恐龙新物种 2019-09-13
  • 泼皮无赖风水神,尔等猪脑子是从哪里推断————“腐败分子是天上掉下来的吗?”——这是四两千斤向第十阶层发问。 2019-09-11
  • 夏天喝饮料越喝越渴吗 三款饮料不利于健康-美食资讯 2019-09-11
  • 姜平的专栏作者中国国家地理网 2019-09-07
  • 林郑月娥:香港将吸引更多国际知名企业上市 2019-09-03
  • 朱德之孙朱和平谈“人民军队的创建” 2019-09-03
  • 范冰冰、范丞丞一家四口聚餐范丞丞范冰冰-大陆 2019-09-02
  • 【砥砺奋进六十年·全国主流媒体宁夏行】非遗文化技艺助农民脱贫 2019-08-24
  • 海南4 1走势图 > 武侠修真 > 我是仙凡 > 章节目录 3 西门码头

    章节目录 3 西门码头


    海南4 1走势图 www.igxsp.com 小贴士:页面上方阅读记录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苏河如镜,倒映着两岸青山秀水。碧波泛起涟漪,荡漾着成片枯黄的芦苇。

        一条小寒筏沿着河道往姑苏县城方向而去,途中偶尔见静谧的乡野小村,寒冬腊月,千里田野一片寒冻萧瑟。

        苏尘感到肚子饥饿,将剩下的半个粗粮窝窝头吃了,勉强垫了一下肚子??柿擞眯∈衷诤永镆脚醮坦堑睦渌?,在口中捂暖了,再吞入腹内解渴。

        竹竿划累了也不打紧,歇一歇继续赶路。只要别让筏子漂上岸,或者撞了别的船就行。这条水道,苏尘以前经常走,十分熟悉。

        数个时辰之后,沿途渐渐繁华。大约在中午时分,苏尘划小竹筏到了姑苏县城的西门码头。

        正午的西门码头,随处可见停泊着大小货船和渔船,异常繁华热闹。

        苏尘对姑苏县城的了解不多,只是听渔民大人们在打渔和茶余饭后闲谈,知道姑苏县城是吴郡内的十三个县城中地域最大的一座,辖地上千里之辽阔,城内住着十万户人家,在吴郡是首屈一指的繁华似锦。

        因为水道运河极其发达,姑苏县城是吴郡十三县的河运中枢。从各邻县、乡野小镇来的众多渔船,甚至从北方南下、从南方各郡北上的客商大船,往往都在姑苏县城外码头停泊,进行货物装运。

        哪怕是寒冬腊月,天寒地冻的时节,姑苏县城也依然十分繁忙,许多本县、外来县人通过商船抵达西城门码头。

        有带着行囊神色匆匆的行脚商人,腰携利刃浑身豪气的江湖豪客,还有各种戏曲杂耍手艺人。

        其余卖鱼的渔民,卖瓜果青菜的农夫,贩卖柴火的樵夫,贩卖山珍野味的猎户,挑着货走街窜巷的货郎,更是往来不绝。

        西城门外有一座石板枫桥,枫桥边码头有许多的摊贩,形成一个西城门外集市。

        从石板桥旁的码头上岸,便可看到不远处有一座千年古观,姑苏县城赫赫有名的寒山道观。

        众多拿着扁担的苦力挑夫们,天不亮就守在石板桥旁的泊口,躬着腰,苦哈哈等着货船靠岸停泊卸货,好有粗重活可以干。

        不远处的轿夫、脚夫们,则眼巴巴盯着那些客船,等着有钱的大户人家来坐轿子。

        苏尘划了小半日的小竹筏,早就手脚发软,见到前方石板枫桥,不由欣喜,连忙在码头停泊,跳上岸。

        “香喷喷的包子,热腾腾的馒头嘞~!一文钱一笼,管饱!”

        “快来尝尝,上好的鲜瓜果,刚从地里摘回来的!”

        “上好的干柴火,五文钱一担!”

        西门集市上,有卖馒头、热豆浆、桂花糕点的早点摊子,还有卖鱼的渔夫,挑了蔬菜瓜果担子的农夫,卖柴的樵夫们,都在这里大声吆喝着,叫卖。

        苏尘在码头走着,东张西望,稚气的脸上尽是彷徨茫然。

        他好不容易下定决心离家出走,打算在县城找一份活养活自己。但是到了繁华热闹的西门外,却是心慌,不知该去哪里找活。

        他在姑苏县城没有亲戚可以投奔,只认得天鹰客栈的一个好兄弟阿丑。但阿丑也就是客栈的打杂小伙计,日子一样过的很艰难,并不比他好多少。

        他不想去连累阿丑,只寻思着在县城找份活,靠自己的力气养活自己。

        苏尘走了好一会儿,经过码头的一个摊贩,看到蒸笼上蒸着一笼热气腾腾的粗粮馒头,不由馋的“咕噜”,猛吞咽了几下口水。

        他舔着嘴唇,摸着饥肠辘辘的小肚子,好想买几个冒着热呼呼蒸汽的大白馒头吃。

        粗粮馒头要一文铜钱一笼,不是特别贵。

        但是一摸腰间,才想起自己的小钱袋子留在老渔船,身上一文铜钱都没有,买不起。

        从家里带来的半个又冷又硬的窝窝头,也早就在半路上吃完了。

        苏尘摸着瘪瘪的肚子,有些发愁。

        自己打小在周庄水乡的湖河长大,只懂得在河里摸鱼捞虾。离了水,来到这繁华的姑苏县城,也不知道能够靠什么赚钱填饱肚子。

        “得尽快在这里找到杂活来干,挣到钱,才能在县城安身立命?!?br />
        苏尘心头焦急的想着,在西门集市到处转,跑到沿街的酒铺、屠夫猪肉铺、茶水铺子等各个摊贩到处找活,却没有一处地方要他。

        摊贩子们要么嫌他太小,要么便是觉得他力弱,不好使唤。

        苏尘碰了一鼻子灰,神情沮丧。

        没想到在这热闹的西门集市上,找一份帮工打杂的活都这么艰难。他已经大半天没吃东西了,饿的身子发虚,这样下去不用两三日就会饿死街头。

        “有大船来了~有活了!”

        西门码头岸边那些挑夫们顿时热闹起来。

        苏尘正犯愁到处走着,听到热闹声,愕然抬头望去。

        此时却见正有一艘运米大船徐徐靠岸,停在石板桥附近的一座码头泊口。

        苏尘大为惊喜。

        这么大一艘大米船,肯定很多米要搬运,需要大量人手吧!

        他看到一名黑脸的挑夫头子,和众多挑夫汉子们在码头眼巴巴的候着那艘大货船靠岸。

        “俺!挑夫大哥,俺也能搬货,算俺一个!”

        苏尘急忙撒腿跑过去,向黑脸挑夫头子,求一份活干。想要在码头干活,必须跟着工头混才有一碗饭吃。

        码头上,众挑夫汉子们顿时一阵哄笑,“没看到这么多嘴,都在嗷嗷等着吗!”

        “去去,哪来的小毛孩来捣乱!”

        黑脸挑夫头子看身子骨瘦弱的苏尘拼命往人里钻,一把手将他从人群中提了出来,嫌弃的挥手让苏尘赶紧走开。

        他手下随便一个挑夫至少都能挑起一二百斤的重担,这小子细胳膊细腿,挑不起几十斤担子。

        再说,现在寒冬腊月流民多,西门码头根本不缺人手。

        随便一招都能招来数十个饿着肚子眼巴巴等着活干的汉子,他们后面都有一家几口子要养活,哪会招小孩来干这种粗重活。

        苏尘不由急的满头大汗,要是挣不到钱,买不上馒头,恐怕要在县城饿死。

        此时,大货船的舱内走出一名身穿皮袄的中年富态商人,身后跟着一名颇为贵气的妇人,手牵着一名清秀小姐,从木踏板下了船。

        三人衣着富贵奢华,与码头众多平民走卒自然是完全不同,处处透着富气和精致。

        紧随着这位中年富商身后,还有十余名手持棍棒的家丁、仆从,还有几名拿着行囊包裹的老妈子。

        这显然是县城的一户富户老爷人家,家丁奴婢成群。

        那富家小姐大约十一二岁,却已经是一名小美人胚子,裹着一袭厚实华丽的貂裘小袄,红唇齿白,娇俏的脸蛋在寒风中一吹,红扑扑的惹人心怜。

        苏尘吃了一惊,连忙退到一旁,不敢挡着这位富商老爷、夫人和众家丁的路。

        那富家娇小姐下船,正巧看到苏尘急的满头是汗上串下跳,像一只小猴子似得急的慌,不由“噗嗤”抿嘴笑了,如花般灿烂。

        但是很快,她意识到身份悬殊,扳起脸冷哼,小脸蛋上对苏尘流露出不屑一顾的轻蔑。

        苏尘被这位小姐眼神蔑视,有些自惭形愧,又退后了一些,脸上如火烧的低着头,不敢多看。

        在码头岸边候着的黑脸挑夫头子,一眼认出了这位是姑苏县城有好几家大米铺的李氏富商,应该是从县城的乡镇收粮回来。

        “哎呦,李老爷,您老贩米回来了,生意兴荣啊,路上一切可顺利?!”

        黑脸挑夫赶紧上前,拱手哈腰对那米铺富商一番恭维讨好,希望能得到一份搬米的活干。

        “唉,这年头世道艰难,县城外面到处是落草为寇的匪寇。本老爷去镇上运一船米,还带了府上十几个家丁护船,走这一路也是提心吊胆??!”

        李氏富商摇头走下船,跟这黑脸挑夫颇为熟悉。

        “李老爷平安回来就好,到了县城就安稳了。有官差把守,水匪流寇也不敢靠近县城。等熬过这个寒冬,那些贼人饿死了,估计就消停了?!?br />
        “官差?唉!最好都别遇上。罢了,不闲扯了。老黑头,你带些人把米都运到城里李氏米仓里去。本老爷还要去趟寒山道观上几株香,办点事!”

        李氏富商背负双手,吩咐了几句,让黑脸挑夫带人把一船米搬回城里的仓库。

        “好嘞,谢李老爷!”

        黑脸挑夫头子大喜,点头哈腰,连忙回头吆喝着众挑夫汉子们干活,“兄弟们,李老爷赏口饭吃,大家伙干活都麻利点?!?br />
        众挑夫们顿时欢喜的一拥而上,挑米的挑米,搬货的搬货。这一趟活,可以挣到好几天的饭钱。

        李氏富商虽然押运了一船米,平安回到姑苏县城,神色却依然是忧心忡忡。

        他常年外出购米,在江湖上走动,自然知道姑苏县城外越来越不太平。

        最近这一二十年,吴郡的灾难颇多,四下流窜的流民、落草的贼寇也多了起来,结伙成帮,打家劫舍。

        唯有吴郡五大帮派,武力强横,才敢无视这些流民。

        吴郡十三县的豪强乡绅纷纷依附于五大江湖帮派,以求自保。这些江湖帮派的势力也越发的强大,帮中弟子动辄数千、上万之众,横行各县城和乡野。

        以至于吴郡太守和各县县令,都经常要仰仗这些江湖帮派出面,才能解决郡县内诸多棘手的事情。

        不过,这些都不是李氏富商需要去操心的事情。

        李氏富商心头另有一个忧愁。

        这些年来,他苦心经营县城里好几家大型米铺,趁着吴郡各县灾乱饥荒四起,囤积居奇,低买高卖粮食,着实挣了不少银子,积累起了一份丰厚的家业。

        可是娶妻纳妾十多年下来,一直没有子嗣,接连娶了几房妾室都无出。

        终于第三房小妾,为他生下李娇这么一个宝贝女儿。偏偏女儿娇身惯养,体质羸弱,经常风寒染病,吃药也总不见好,让他心焦。

        他寻思着,是不是送她去江湖帮派拜师学艺,历练一番。练武可以强健体魄,断了病根。

        况且,这些年江湖帮派日渐势大,比自家的几间米铺更有前途。

        别看他李家在有姑苏县城有几间米铺,数十年经商积累了丰厚家底,家里还养了十多个家丁、仆从和老妈子,但也就比平头百姓好一些,在姑苏县城地位并不高。

        随便几名衙役都能在他面前作威作福。

        他平日货船运送米粮,要是遇到江湖帮派中人的勒索,更是惊心胆战,经常要吐血孝敬。

        如果女儿能拜入江湖大帮派,将来有一个更好的出路,肯定比经营几家米铺要强。日后女儿发达了,在姑苏县城的也没几个人敢欺负他这米商。

        “夫人,你说送娇儿去江湖帮派历练一番如何?我这些天想了许久,吴郡四大帮派之一的药王帮就不出错,财雄势大,而且治病积德,名声颇佳。药王帮在每年腊月,都会招少量内门弟子和一批外门弟子,算起来正是这几日?!?br />
        李氏富商寻思着,朝那贵妇道。

        贵妇脸色微变,心中不愿女儿去江湖上冒险:“老爷,咱家好歹也是县城富户人家,有好几间大米铺,不愁吃穿用度。咱可就这一个独女,江湖打打杀杀,万一有个闪失!”

        “你这妇道人家,光顾着眼前几年好活。现在外面的世道乱了,衙门说话都不管用。要是没有靠山,咱家十年之后的日子可就难了。这事情我做主。娇儿,爹找人去送礼托门路,送你进药王帮,当内门弟子!”

        李氏富商铁了心,准备拿出自己这些年积累的一份丰厚家当,来办成此事。

        江湖帮派,有内门、外门弟子之分。

        内门弟子比外门弟子的起点高,更有希望在日后成为帮派的中高层。

        他要用这些年挣来的钱财给女儿铺路,成为大帮派的内门弟子,也有个好前程。

        “可是老爷,咱家向来不和江湖人交往,哪来的门路?”

        “寒山道观的寒山真人,乃是吴郡十三县境内第一世外高人,乐善好施、声望极高,备受官府、百姓和江湖人士的敬仰。如果能求他出面,必定没有问题。但真人经常云游四方,神龙见首不见尾。

        好在,真人的首徒青河道长平日都在道观内,在姑苏县也是人脉颇广,认识各大帮派的高层,而且他为人热心。我备上一份厚礼,去求他一求,让他牵线搭桥,这事准能成?!?br />
        李氏富商缩紧了身上的厚皮袄,牵着感染了风寒的少女,招了一辆四人抬的大轿子,和贵妇上了轿。

        在众多仆从和老妈子的簇拥之下,几名轿夫们抬着大轿子,晃悠着往姑苏县城西门而去。

        县城西门码头外不远,便是寒山道观。

        李氏富商留下两名亲信家丁盯着运米,带着贵妇、少女和一群家丁、奴婢进了寒山道观,求见青河道长去了。

        苏尘一直在码头,急的火烧眉毛,眼看着一群挑夫们有活干了,自己却饿着肚子接不上活。

        他无意间听到了李氏富商和贵妇临走时的那番话。

        那些话他大多也没往心里去,就留意了一句,“药王帮每年腊月都会招一批新人弟子!”

        这让苏尘心头砰然。

        药王帮要招学徒?

        也不知这招徒有什么条件,像他这样的渔民出身,能不能成为帮派弟子?

        但这些只是苏尘脑海里闪过的一个念头而已。

        远水不解近渴,今晚的饭还没着落呢。

        苏尘在西门码头找了半日寻不到活干,肚子已经饿的咕咕叫,眼看太阳偏西,已经到了下午时分,只能去姑苏县城内碰碰运气,想法子填饱肚子再说。

        《我是仙凡》去读读全文字更新,请牢记网址:海南4 1走势图 www.igxsp.com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
  • 热巴窦骁携手演绎经典神话 2019-09-20
  • 主持人资料库——徐滔 2019-09-20
  • 不是“不尊重公投”,而是不尊重人类社会发展规律就是不尊重人类。 2019-09-18
  • 三尺灶台写光华——记河南洛阳李宝泽 2019-09-18
  • 探索一带一路建设与中国海外产业园区发展路径 ——凤凰网房产北京 2019-09-17
  • 广安华蓥山区山水林田湖草生态保护修复项目科学有序规范高效推进 2019-09-14
  • 广西都安:微型客车隧道失控后被追尾 2019-09-13
  • 新发现:墨西哥发现恐龙新物种 2019-09-13
  • 泼皮无赖风水神,尔等猪脑子是从哪里推断————“腐败分子是天上掉下来的吗?”——这是四两千斤向第十阶层发问。 2019-09-11
  • 夏天喝饮料越喝越渴吗 三款饮料不利于健康-美食资讯 2019-09-11
  • 姜平的专栏作者中国国家地理网 2019-09-07
  • 林郑月娥:香港将吸引更多国际知名企业上市 2019-09-03
  • 朱德之孙朱和平谈“人民军队的创建” 2019-09-03
  • 范冰冰、范丞丞一家四口聚餐范丞丞范冰冰-大陆 2019-09-02
  • 【砥砺奋进六十年·全国主流媒体宁夏行】非遗文化技艺助农民脱贫 2019-08-24
  • 安徽时时彩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nba赛事分析 浙江飞鱼体彩几点开奖 篮球彩票规则 六开彩开奖结果场 河内五分彩平台app 牛牛娱乐棋牌免费房卡 微购彩网站 足球即时直播 网络彩票 南粤风采26选5开奖时间 陕西快乐十分加奖介绍 orc五子棋下载 彩票一等奖领奖流程 足彩任选9场历史开奖结果查询